从制造到“智造”
来源:河南清濛管材管件有限公司    时间: 2018-11-01 10:03   点击:    作者:admin
在10月24日上午制造业核心竞争力圆桌对话中,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副所长张文魁总结称,中国改革开放40年,也是中国制造业快速崛起的40年。经过多年积极参与市场化和国际化发展,中国制造业在2011年~2012年前后,规模就已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

在10月24日上午“制造业核心竞争力”圆桌对话中,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副所长张文魁总结称,中国改革开放40年,也是中国制造业快速崛起的40年。经过多年积极参与市场化和国际化发展,中国制造业在2011年~2012年前后,规模就已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
 
据张文魁分析,在过去三四十年中国之所以能快速成为世界第一大制造国,是因为制造业本身也具备一些核心竞争力优势:首先是人口优势,劳动要素成本较低,从业人员聪明勤奋;其次,中国产业配套更加齐全,产业集群发展得比较完善;此外,中国的内需市场足够庞大,企业具有强大的本土市场优势。
 
制造企业代表协鑫集成副总裁黄继群以光伏为例称,中国光伏产业从2002年左右开始迅速发展,光伏材料及生产设备国产化逐年提升,产能规模也持续爆发式增长,目前中国光伏装机量已经多年位居世界第一。
 
依靠不断扩大产能规模、加强研发和技术创新,国内光伏电池组件的转换效率不断提升,生产成本也在不断降低。“我们在人员效率提升方面有一个对比数据,2008年一个1.2GW产能的光伏组件工厂,员工人数差不多接近九千人,而我们现在2.5GW(产能翻了一倍多)的厂只需要1000人左右。”中国的制造企业就是这样坚持不断的技术研发和创新,来降低成本,提升效率的。
 
但张文魁及找钢网首席战略官兼高级副总裁郎永淳等人也在对话中指出,尽管中国制造业在规模上已经成为世界第一,但制造业也同样面临着“大而不强”等问题。如何提高制造业的“含金量”,从“中国制造”转型为“中国智造”,成为嘉宾们关注的焦点。
 
“中国的出口规模和出口产品众多,但那些高质量、高附加值的出口产品,多数非常依赖中间品的进口。”张文魁拿中兴举例,“中兴通讯从出口产品分类来看的话,应该是高技术含量的产品。但美国若对它实施芯片出口限制,中兴的供应链就会受到很大影响。所以,从这个例子可以看出,中国制造业体量非常大,还能出口一些高技术含量的产品。但中间品的依赖度目前偏高。”
 
“芯片是最重要的中间品之一,中国芯片进口每年约两千多亿美元,这个金额是超过石油进口的,大家知道中国对石油的对外依存度很高,可能在60%以上,那芯片的比例可能更高。而且,我们的中间品,可不止芯片一种。”张文魁强调。
 
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的制造业已经深度嵌入到全球化体系当中,“我们一定要从全球化这个角度来看中国制造,才能看清自己的位置。”